忱夜

热忱的忱,凉夜的夜。

3.一个关于我喜欢你的故事

3.一个关于我喜欢你的故事

这是一个茫然无措、没头没尾的故事。故事的起因,没有人知道。故事的结局,也没有人预料。我站在日历的这一头翘首以盼,却终究是看着你的身影渐行渐远。直到日历换了一本又一本,你从此停格在了我年少最好看的那一页。

我喜欢你,却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。那时候我失恋有一阵了吧,自认为特别洒脱地走出了失恋的阴影,该吃吃该喝喝,做着一只无比合格的单身狗,只是“狭路相逢”的时候还不敢直面前男友。结果有一次篮球课上,你一边跟我打球一边跟我说,“李然然,你还没忘掉你男朋友呐。”“放p,劳资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。”你把球给我给我,别仗着“人高马大”的就欺负我。“哟,翻脸不认人呐。”你一边戏谑着我,一边随手一抛就是一个篮板球。我抢我抢,我使出吃奶的劲儿纵跳抢,好吧,那也抢不过你一个183的大男人。这就算了,你丫的扔了好多个都没进,自己扔不进再自己抢回来很嚣张是不是。气人!
可饶是如此,每次体育课,我还是跟你玩着篮球。你单方面地“虐杀”我,我便让你单方面地“虐杀”我,偶尔进一两个球就算是我赚了的,比你一场下来投进十几个的成就感还要高。傲娇地哼唧,甩你一脸潇洒的背影。

或许我们的感情就是这样开始的。我将日常的不愉快都借由篮球发泄出来,你借由篮球也赢得平时难有的畅快感。所以我和你打篮球的时候也是真的真的很开心。我们将打篮球的革命友谊一直衍生到了学习生活中。我那时候165cm,在班里女生算高的了,所以常年占据着后排,你呢,作为班里“唯五”的男生之一,自然也是占据着后排。下课一没事儿就是吵吵闹闹,和前排埋头学习的学霸截然不同。教室里待久了,就去走廊排排站着聊聊天,看看楼下或操场的呆瓜群众们在做些什么无聊的事儿。话总是说不完的多,说不出的欢快。日子也是平淡的快乐,快乐得我以为高中生涯或许就这么要迎来了下落的帷幕。可惜不是的。

青春年少的暧昧总让人芳心萌动,小鹿乱撞。我的小鹿反射弧有点长,直到有一次我跟你说完话转过身后看见前排的姚姐一脸“被我看见奸情”了的调笑样儿才发现“大事不妙”的。我回想了一下,转回身之前,我跟你在干嘛。听歌啊,哦对,一副耳机,两只截然不同的生在两个人身上的耳朵。这……有问题……吗?Anyway,先装傻充愣才是王道。这种事越是解释,越是叫旁人误会去,流言止于智者嘛。我淡定地坐在了我的位置,打开了数学作业“函数y=x²-x+2……”我跟你,怎么可能嘛!
妈妈呀,这只小鹿是不是疯了呀,撞得有点厉害呢。

后来也不知怎么,感觉谣言几乎遍布了整个班,再傻的人都察觉到了,何况你呢。那天我们俩站在走廊上一句话都没说,时间似乎流淌地格外漫长,气氛之尴尬堪比撞见前男友。
我:“呃……”
你:“呃……”
“叮铃铃铃铃——”
好吧,刚不约而同地吭了一声,上课铃就响了。感谢上课铃,否则“呃……”完之后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那之后的几天,你就一直在躲我,下了课不是在自己座位上学习就是在隔壁班。我一个人孑然独立于走廊,莫名地觉得这条走廊尤其的空旷,放眼望去,不是虚无的人像就是缥缈的建筑。欢笑打闹声,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孤独。我问了问我的小鹿,怎么就这样了呢,我坦坦荡荡清清白白,怎么什么都还没做就因暧昧而被拒之门外了呢。小鹿漫不经心地哒哒着,傲娇得连个白眼都不给我翻。

后来你找我解释,具体嘛我也忘了,总而言之就是当务之急,学习才是大事。废话!劳资不要学习的呀,劳资从今天起偷偷暗恋你不成啊。绝不打扰你!乖巧.jpg

就这样,我一直揣着我的小鹿偷偷喜欢着你。我要让自己配得上你的优秀,于是我好好学习。我要让你看得到我的存在,于是我时不时要到你眼前晃悠。我要给你自由,却又不想你跟别的女生走得太近。我要我放了你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真正的放。感情太奇怪了,喜欢太奇怪了。我有点笨,看你那样子也知道你不懂,所以我只能一点一点地自己摸索。如果中途有什么做错了的,对不起啦。

你虽然不是我的第一个交往对象,却是我的初恋。

直到后来我们上了大学,身处两个不同的城市,彼此的交际圈也渐渐不同了起来,音讯也消失在了2014年的10月。可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你。想起你带我打篮球时的霸道和不讲道理,想起你教我做题时的温柔和细心,想起你跟我肩并着肩站在走廊聊天,阳光如水一样漫过你不经意的微笑,想起你和你好基友肆无忌惮地侃大山,我在一旁笑弯了腰,想起人潮涌动的楼梯上,你的耳机传来旋律很好听的曲子。不是中文歌,我至今也不知道那首歌的名字。想起天气晴朗的夜幕下,繁星闪动,我仰着头指给你看北斗七星,余光却瞥见你注视着我的眼神。想起最后一个元旦晚会,你让我坐在你身边,说“粑粑不会给你丢脸的”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会儿你特爱自称“粑粑”。想起你和我的最后一面是毕业聚会的那个午后,那辆33路公交车。我先下了一站,你依然坐在那儿。我在下车点站了好久,半步都没挪开,因为我知道这或许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面了。我要是离开了这个公交站台,或许我俩的人生就此就这么错开了。可我也知道我再也搭不回刚才的那班公交车了。你终究要去往你该去的地方。而我也应该离开了。高考后的那个暑假你还经常在QQ上找我,我却没有主动找过你,哪怕一次。分离使我胆怯,自卑叫我退缩。喜欢让我遇见了你,也遇见了我自己。我不敢,也不能。

上大学以后,我还想你要是在,会怎么怎么跟我说,怎么怎么处理那些事。你会嘲笑我还是贴心地安慰我,会跟我一起玩还是跟好基友一起打拼做梦。可惜,你不在,你在另外一个城市,我甚至都不敢确定那是不是杭州,因为我们太久没联系了。你的生活,再也不会存在和我有关的选项。但这不妨碍我想起你,对吗?

好几次我还梦见了你。荒诞的,错乱的,不真实的,包括你。有两个梦我还记得,一次是工作以后,我跟小伙伴在一家餐厅吃饭,结果你西装革履地出现在了餐厅门口,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。你大步流星地走向一张餐桌,餐桌对面坐着位老太太。我们两张餐桌的距离隔得还挺远的,我却能清楚听到你的声音。你正在竭尽你的所能忽悠老太太跟你做生意。原谅我用了“忽悠”这个词,梦里给我的直观感,我也不能拒绝。最后你事成了,狡黠地冲我眨了眨眼。哦,人模狗样的社会精英,哈哈哈哈。
还有一次,跟一张电影票有关。梦里回到高中很高兴,学校不知道是开学还是办祭典之类的,总之很热闹。后来我一个人来到了一个小土堆,似乎只要站在那个小土堆上,城市的景观就会变得很小,当然也可能是我变成了巨人,很是新奇。我还看到了嘉兴正在建设的大楼,寻思着顺着这条路下去,大概那一片就是我们镇。身后是断壁残垣的老屋,有暗流汹涌的江水堪堪漫过窗沿,渗进小土堆。水似乎在上涨。就在这时,我看到我的小伙伴们边跟我打招呼边往我这边走。我站在土堆上看你们,你们是那么的渺小,可我就是认出了你。我知道那就是你。没多久,你就出现在了小土堆。我们并肩站着,似乎回到了人的大小,也丝毫不觉得是什么久别重逢,开口说的都是自然而然,仿佛你只是刚从隔壁班回来。江水仍在身后的窗边汹涌着,我却一点都不怕它会淹没我。然后场景一变,我们回到了学校。你让我去买瓶水,我说你是不是渴了。你说不是啊,我就放心去买了。回来的时候你就给了我一张电影票,我接过来一看,片名还挺长,叫《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的》,哟还是邓超主演的呢,不错不错,我拿着电影票就回到了房间。床头的台灯静静地散发着昏黄的灯光。我沉默地坐在床头边摩挲着那张电影票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你想跟我说的话吧。虽然没什么结果,但还是很高兴认识我。
第二天我一个人去了电影院,座位是最中间的,只有零星的人在后面散落着,周边前面都没人。超哥演得感人至深,具体情节忘了,反正最后就是个“一别两宽,各生不生欢喜不知道”的悲剧。电影还没放完,我就醒了。醒前的最后一个场景定格在了女孩——我的侧脸。在大屏幕的荧荧照射下,她的眼睛像有光,又像是那身后摇摇欲坠的江水,终是漫过了窗框,兵临城下。
5点多从梦里醒来,鼻子好酸好酸,忍都没来得及忍住就留下了眼泪。“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的”,所以你是来跟我告别的吗?是的吧,那我也还是很高兴认识你的。特别高兴。

现在,你不再占据着我的生活,“没有想念那么黏,没有想望那么热,只是稀薄的想起”,像年少刮过的一阵风,带着清新的柠檬橘子味,酸酸甜甜的。但也仅仅如此了。

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关于我喜欢你的故事,没有轰轰烈烈的非你不可,只有一只傻乎乎的小鹿撞了墙。它现在还有点晕乎,但相信总有一个人能让它重新扑腾起来的。我等待着。
我知道这个故事并不好听,但却是我关于喜欢的所有记忆了。希望你能喜欢。

Fin.

评论
©忱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