忱夜

热忱的忱,凉夜的夜。

有的没的打油诗(八)

他在我的指尖点了一根烟
熏得眼眶红了好多年
风吹皱的湖面
是岁月敛在我身上的绵
你坟茔边的松柏
是否已参天

我偶尔会怀念村头的小店
冰棒 辣条和干脆面
我爱吃的零食
在你这儿似乎从不停歇
你爱玩的小赛车
也总能撞上我的鞋
吵吵闹闹盘旋在那树的夜
至今我还听得见

萤萤星火烧熄了失落的红线
随风蔓延到荒草的边缘
跌落水中化身一尾鱼的缠绵
溯洄从之 再去看看你的双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顾子夜《溯》

评论
©忱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