忱夜

热忱的忱,凉夜的夜。

有的没的打油诗(五)

以前在田沟里钓的河虾
庄稼地里偷的瓜
门前小板凳上剥的豆荚
是我对从前从前的回答
爸爸种的那棵梨树开花了吗
江南的春天快到了吧
我才刚来却已开始想家

站在村头远眺最好看的晚霞
河边荡漾的柳条下游过一群鸭
最远的天际还有火车咔嚓咔嚓
这是属于儿时家乡的一幅画
我现在每天都带着它
上班下班逛街压马
钢筋森林困不住念想的轰塌
街灯下的光影满是梨花的芳华

     ——顾可爱《爸爸,梨树还在吗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©忱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