忱夜

热忱的忱,凉夜的夜。

一个念头一旦落下,就像烟灰一样坠落烫伤了手指。那份灼热从指间传到了心脏,涌上了大脑。滚烫的,如烈日当空的沙漠般倾覆在我同样滚烫的眼皮。
于是我顺从宿命的指引,阖上了眼。耳边是寂寞的风声,很轻,但我听得到他的声音。
他说他从遥远的海上来,途中经过了热切的麦浪、森然的树木,遇见过花鸟鱼虫,也遇见过和我一样的人类。
我问他:“和我一样……什么样?”
“不停地寻找,又不停地失落。驻足听风,和孤独说话。”
我张了张嘴,却发现无可辩驳,于是默然。
过了一会儿,我又问他:“那你现在要去哪儿呢?”
没有人回答。
我睁开了眼,只看到他飘然远去的身影,在烈日下显得模糊不清。

评论
©忱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