忱夜

热忱的忱,凉夜的夜。

有一种痛不可当的悲切在不断地吞噬着我,一口,一口,直把我吃进深不见底的黑渊,缩成小小的一团。只剩泪水肆意横流,脸上湿得像刚淋过一场忽如其来的阵雨,偏又发不出半点声响。所有哽咽的情绪都在喉咙口被恐惧狠狠地扼杀住。它死死地掐住了你身上最脆弱的部分,把你抵在墙上,抬起来,如同神迹一般轻描淡写地蔑视你,然后再用低沉的嗓音附上你的耳廓。黏腻的,潮湿的气息起伏着,像一条巨蟒缠住了你的脖颈。你恐惧,你瑟瑟发抖,你屁滚尿流。他除了跟你说“你逃不掉的”以外,他还说,“嘘,不要声响。不要再去惊醒所谓的孤勇,也不要打扰别人的无能为力。”

评论
©忱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