忱夜

热忱的忱,凉夜的夜。

faifai昨天问我,我回校了是不是开始码字了。我想说“不知道”,却回了“尽量”。我知道“尽量”这个词最卑鄙。它为你的懦弱无能留足了回旋的余地,心安理得的退路。
我可以吗?一如我质问自己,你还有爱与被爱的勇气吗?

评论
©忱夜 | Powered by LOFTER